不锈钢酒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不锈钢酒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农民的幸福感农民惊诧俺们啥时候比城里人幸福了-【新闻】矮粉背蕨

发布时间:2021-04-20 13:55:16 阅读: 来源:不锈钢酒桶厂家

农民的幸福感——农民惊诧:俺们啥时候比城里人幸福了

农民的幸福感 ——农民惊诧:俺们啥时候比城里人幸福了 《2005年社会蓝皮书》中公布的“2004年中国居民生活质量报告”调查结果显示,目前中国近八成居民感到生活幸福,农村居民幸福感强于城镇居民。此次调查的数据来自2004年10月对全国7个大中城市、7个小城镇及8个农村地区的调查。(《京华时报》12月14日) 看到这样的调查结果,且不说仅仅调查几个城市和农村地区就能得出结论的高明抽象概括能力,难道我们看到的农村种种景象能够证明这一结论吗?看过《农民调查》的人很多都会有很深的触动,农村的场景被演绎的无比沉重。也许会有人疑问,书里的事情都是真的吗?我们从新闻里面看到的可一直是好消息啊!那么我来告诉你,这样的事情虽然不能说很普遍,却也并不稀奇。在经历了漫长的城市和农村一国两制政策下,农村几乎被遗忘,政策在二十多年内一直向城市倾斜,超过 70% 的公共设施都建设在了城市,教育、医疗等关系国计民生的设施同样在城市中聚集。尽管中国有70%人口在农村,30%在城市,但是在卫生的财政支出方面,医疗费用有70%用在城市,只有30%用在农村,城镇的30%人口占用了70%的卫生资源。 《中国统计年鉴》和《中国卫生统计年鉴2004年》记载,2003年我国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为2622.2元,农村居民的平均住院费用2236元,在农民的人均纯收入尚包括实物收入的情况下,可以说,农村居民如果得了大病,农民一年的现金收入尚不能支付住一次院的费用。因此,疾病是中国农村居民致贫或返贫的主要原因。中国的卫生支出只占中央财政支出的约1.6%。卫生部副部长朱庆生昨日在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至今,中国农村有一半的农民因经济原因看不起病。在这场主题为中国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的新闻发布会上,曾在农村工作并多次调研的朱庆生说,我国中西部农民因看不起病,死于家中的比例高达60%-80%。 中国城市和农村一直实行两套不同的税制,农民的税赋长期高于城市居民。目前,中国是世界上惟一向农民征收农业税的国家。有关专家指出,免征农业税的意义不只在于农民负担的数量下降了多少,而在破除对农民的不平等待遇。自1990年代中期以来,中国农民收入增长缓慢,城乡差距不断拉大,“三农”(农村、农民、农业)问题日益成为影响中国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最危险的因素之一。 在中国户口制度的森严壁垒下,城市和农村的鸿沟如此明显。农民的孩子生下来就是农民,文革结束后,从77年开始,高考才成为一个农村孩子进城的一条独木桥。80年代后期,个别富裕的农民也可以花大约一万块钱买一个城镇居民的身份了,看起来象是一种封建社会的赎身。当年的知识青年们倒是有些了解,所以,他们为那么多年的非人锻炼痛哭流涕,他们也死活甚至不惜出卖自己的色相都要换取回城的权利,也所以爱着农民姑娘的知青们只能在小河边对着“小芳”无奈之中说“bye bye”。 为了上学,未满12岁的孩子每天要往返近25公里的路;为了省钱,孩子在学校只吃一袋5角钱的方便面;为供孩子上学,父母背上沉重的高利贷……在黑龙江省一些农村地区,为了完成学业,孩子和他们的父母要付出太多的艰辛。这是农村教育的真实写照,教育设施的不完善让很多孩子面对艰苦现实。而农村过低的收入使得教育成为最为奢侈的消费。 教育本来是农民子女走出农门的近乎唯一途径,但是却存在这样的怪异现实:教育条件优越的城市反而具有更低的高考录取分数,拥有更多的大学录取比例。如清华大学在北京的录取人数是其他多个省加起来的总和,而北京学生被清华录取的分数如果放在外省仅仅只能考上一个非常普通的中专或者大专,连一个重点大学的大专都不够。但是在大学的收费上,与城市居民收入相差甚远的农民要承受同样的费用。于是,仅在教育上的付出和投入就足以让农民家庭陷入贫困。以当前一个农民子女上大学一年的费用一万元计算,就需要一个农民家庭几年的纯收入,而这个纯收入还不算日常的消费,不包括农业必须的农药、化肥等投入,假如农民的孩子考上一个本科,则多数农民家庭都要负债供子女上学。其中的巨大负担和压力哪里有幸福可言!!! 作为政府对农业扶持最为重要、直接的手段,每年全国财政支农投资规模约在2000多亿元,但支农资金“支农率”很低。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调查表明,财政支农资金有70%左右用于农业行政事业单位事业费,而没用于农业生产本身。现实情况更为严重。除了“养人”因素外,支农资金还存在使用分散、挤占挪用严重现象,导致支农“效益递减”。四川省社科院农村经济研究所所长郭晓鸣认为,“财政支农两千亿,农民受益毛毛雨”,是“口号农业”的表现。财政支农资金逐年递增,但基层反映,增加的支农资金抵不上增加的农业管理部门人员事业费、人头费,国家对农业的支持在层层实施中被瓜分、蚕食、挪用、贪污、挤占,在层层克扣下真正到农民手中的所剩无几。不是中央对三农问题不重视,而是惠农政策的种种好处因为官场的虚假和腐败,因为制度建设中的缺陷,最终根本落实不到基层,落实不到广大农民身上,这也是三农问题到今天如此严重的重要原因。雁过拔毛已经成了一些地方的习惯做法,多一道手续多一道被克扣的风险。 多年以来,除开商贸、餐饮、社区服务领域外,进城打工的农民大多在建筑、修路、架桥、市政等******工程项目和企业的生产线上工作,他们从事着城里人不愿干的繁重、肮脏有时甚至危险的工作,生活条件差,没有社保、医疗、子女教育方面的保障。然而,即便如此,由于家乡生活的艰辛,大批民工依然愿意进城务工,只为每月那几百至千余元的工资。可是近年来,各地拖欠民工工资的事情越来越多,迄今已演化为各地普遍存在的现象。 国家建设部的统计显示:目前全国累计拖欠的3660多亿元工程款中,拖欠农民工工资占近十分之一,即在全国基建各业三千万农民工中,平均每人被拖欠工资1000元。照此比例推算,如果加上各地其他生产和服务性企业的数字,全国拖欠民工工资的总额将达一千亿元。拖欠大户是相关的政府机构,(去年竣工的由各级政府投资的市政工程类、教育工程类、交通工程类项目中,拖欠工资总额超过60亿元)加上各式的公司、企业、包工队,还有部分港资、台资经营的“血汗工厂”。一些地方还不断出现民工们讨薪不成、告状无门反遭欺凌殴打的案件。正是这一干活儿后领取微薄工资的基本权利受到了侵害,又告状无门的悲惨境遇,使许多农民工只得“用脚投票”一走了之。因此导致了大面积的“民工荒”。这全然是进城务工的农民遭受歧视、欺凌的一种结果。“民工荒”发生的真实原因来自广大农民工的基本权利总是受到侵害!面对“民工荒”现象,当然需要从保障干活儿给钱、杜绝拖欠的基本规矩入手,但更为重要的则是社会各方面如何善待农民工,尊重他们的人格,明确和维护他们的各项合法权益,即解决还广大农民应有的经济、政治和社会方面的国民待遇问题。 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是农民生活的最基本的保障,是农村稳定的基础。上世纪90年代开始,全国兴起大办开发区的热潮,最高峰时达8000多个。当时全国每年流失耕地数量在1000万亩以上,人为征占约为500万亩,如按当时人均2亩左右,失地农民是一个很大的数。1996年开始,中央严令限制新增征用土地,要求土地总量平衡,这样每年大约是200万—300万亩征占土地,如按照大多数被征地区人均1亩耕地左右,每年有200多万失地农民。一些地方为账目平衡,到其他地方买指标征地,还有地方化整为零,把国务院才能批的权限搞到县一级就能批,动辄数百上千亩,甚至数平方公里。据不完全统计,从1996年到2003年底,短短的7年间,我国耕地面积已经由19.5亿亩锐减到18.51亿亩。大量耕地的违规、非法占用,不但侵害了农民的利益,也严重危及到国家的粮食安全。 各地不断掀起圈地卖地高潮后,恶性占地事件不断发生,甚至以警力强制拆迁,强占土地。更有地方以推土机等大型机械直接毁坏良田,欺骗中央,称被毁良田原来都是荒地等等,下流卑鄙手法不一而足。在这轮圈地热潮中,有这样一则新闻:贫困县建高尔夫球场镇领导称失地农民不会饿死,2000年6月,安徽长丰县双墩镇政府与香港元一集团签订建高尔夫球场的《投资合作意向书》。随后,他们以每亩地3700元的价格一次性向农民征地2088亩,当年全部交给元一集团使用。征地范围涉及双墩居委会(原蔡塘村)5个村民组和湖滨村(原石涧村)7个村民组的1000多个农民。失地农民伤心地对记者说,政府以低价剥夺了他们的“生活来源”,又不给安排工作,如今这些农民生活难以为继。失地农民:“真不知道今后怎么办”。镇领导:“农民不亏,“饿死是不至于的”。 中国税务总局提供的数字显示,去年中国征收的农业税总额为338亿元,而去年全国税收收入总额已突破2万亿元,农业税占全国税收收入的比例不到2%,即使完全取消,对中国财政收入的影响也微乎其微。中国国家税务总局本周公布的数据显示,通过免征农业税、农业特产税和降低农业税税率,全国共减轻农民税收负担约280亿元(人民币,下同,约58亿新元),农民普遍减轻负担30%以上。减免农业税能给农民具体带来多少实惠?以河南商丘农村为例,去年每亩(约0.06公顷)地农业税是每亩57元6角(约12新元),人均耕地约1.3亩,取消农业税将使一个三口之家增加约173元人民币,而173元足以使一个农村孩子缴纳一年的学费。虽然政策的倾斜让农民有了一些实惠,但是我们应该意识到,农民并没有在农业生产上直接得到大的收益,更多是政策补贴和务工所得。 2004年,农民笑得最开心。不仅粮食增产了,收入也大幅度地增加。据统计,今年前三季度,农民人均现金收入2110元,实际增长11.4%,增长幅度比上年同期提高7.6个百分点。综合分析,预计全年农民人均纯收入增长幅度有望突破年初预定的5%的目标,是1997年以来增长幅度最高的一年。值得关注的是,来自于种植业特别是种粮的收入扭转了多年在低谷徘徊的局面,种粮收入、劳务收入和政策性收入增加,成为今年农民现金收入增长的三个重要渠道。但是考虑到2004年的通货膨胀情况,这种情况并不乐观,而在教育、医疗,以及日常生活上投入持续增加后,农民能否真正增收还是一个悬念。 在现实中,农民的权益一直在受到侵害,土地资源的匮乏和地方的贪婪掠夺,让众多农民成为真正的“无产阶级”,而农民进入城市中又遭遇种种有形无形的壁垒,如户口,如歧视。在中国的土地上,中国公民在中国的城市打工需要办理“暂住证”。并且农民务工处于绝对劣势地位,没有话语权,没有合同保障,没有保险,在维护权益时一再受到伤害,维权成本极其高昂。而当前有些农民工虽然有了养老保险,每个月扣除几十元的工资入保险,但是实际上,在当前的户口政策下,这些钱都是有去无回,他们根本就享受不到这个保险,本来是造福的保险,却成为洗血虫残酷的吸食着农民工的血汗钱。走入城市的农民又不得不面临子女入学的困境,虽然国家一再发文指示,但是农民子女进入公办学校依然壁垒重重,高昂的赞助费,择校费等名目繁多的费用让农民子女难以同城市子女享受同样的教育,而即使有农民子女进入了这样的学校,却又要面对无处不在的歧视,这些客观存在的条件终于让大多数农民子女继续选择了教育水平低下的民工子弟学校。 面对种种现实,任何说农民幸福的人都应该有所反思,把你放到这样的位置你会幸福吗?这样的幸福是不是一种悲哀的忍耐?一种痛苦煎熬下的坦然? 不要再说农民幸福的话题,如果有人再说,农民也会惊诧:俺们啥时候幸福过?

金属制品业

内蒙古包钢医院

氢气

氯化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