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锈钢酒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不锈钢酒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闽南语歌王翁立友一定唱出阮的名

发布时间:2020-03-03 21:56:42 阅读: 来源:不锈钢酒桶厂家

从凌晨四点开始化妆,拍到隔天的早上十点,接连工作30个小时之后只有一个小时可以睡觉,接下来还有一场四小时的采访,采访结束后,还得赶回来换服装,到晚上还有一场商演……这就是翁立友在拍《求签》MV时的行程。台上三分钟,台下十年功,在成名的路上,金曲歌王翁立友又付出怎样的努力?

翁立友

昵称Only you,台湾彰化人,曾获得第20届金曲奖最佳闽南语男歌手奖。

帅气的造型、富有磁性的声音、真诚的笑容……翁立友给人的感觉很舒服,不需要太多的寒暄,采访的氛围就一下子热了起来。他很幽默,一句“财神爷来敲门,而翁立友却不在家”,就能逗笑在场的人员。金牛座的他,为了理想可以不辞辛苦而坚持到底,即使在人生的低潮中,也能保持一份清醒。功成名就之后,他越来越有歌王范儿,却不会对别人摆出高高在上的架子,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艺人就像蜡烛,尽量发光发热,但不要骄傲。”

人们常说文如其人,其实歌如其人的说法也不为过,从《坚持》到《我问天》再到《一路行来》,翁立友的歌声都感人至深。正如他的歌声一样感情丰富,翁立友的人生又有什么感人的故事?

小时候很自卑、自闭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这句诗用在翁立友的身上再合适不过了。

“我从没有想过要当歌星。”由于出生于一个贫穷的家庭,对于翁立友来说当歌星是一件奢侈的事。9岁之前,他是在彰化与外公、外婆一起生活的。谈起儿时往事,翁立友透露,“小时候,爸妈在外地打工,很少回来看我。我以为外公是我爸,外婆是我妈。当时跟爸爸对我来说就是一个陌生人。那年外公外婆送我去车站,说再见时,我心里是恨的,恨他们为什么让一个陌生人来接走我。”跟父母一起生活后,由于经常搬家,翁立友也随着经常转学,好不容易在这个学校与同学培养出友谊,又要转走了。在这样的成长环境下,翁立友从小就很自卑、自闭,不喜欢跟别的同学交流,也不爱讲话。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从小学二年级开始,翁立友就帮忙做圣诞灯饰、雨伞等家庭代工。而这样环境成长下的小孩,也特别早熟,翁立友坦言,从小就看尽人间冷暖,“在我的回忆里,很少有快乐的事,很少有温馨的事。”对于翁立友来说,当歌星是个遥远的梦,年轻的他想过到远洋跑船,当油漆工,就是没有想过要当歌星。直到高二,周边的人才发现翁立友有一副好嗓子。“当时班上有个女生生日,同学们都去KTV为她庆祝,当我在唱闽南语歌《双人枕头》时,正在打闹着的同学突然停了下来,那时候他们发现原来我的闽南语歌唱得这么好。后来学校举办歌唱比赛,老师和同学就推荐我参加。”在学校的歌唱比赛中,翁立友初试啼声,一举夺冠。“爸妈的朋友都觉得我的声音很好听,但总是缺一点东西。我父母就想请老师教我唱歌。不过当时的学费一年要30万元(新台币,下同),那时候妈妈在成衣工厂担任作业员,硬是咬牙标会15万元,再三请求老师,最终老师被感动了,打对折收我为学生。”

翁立友(中)上高中时曾担任乐队指挥,拿手的乐器有萨克斯风、钢琴等。

低潮时卖过大闸蟹、保险

请完老师之后,翁立友参加了三立电视台主办的三立21世纪新人歌唱排行榜比赛,在比赛途中被PK下去,但许多观众却注意到他。“他们写信鼓励我,还写‘联署’信到电视台抗议,电视台高层也开始注意到我。不过那时候我刚好到了服役的年龄,就先去当兵。”1998年退伍后,三立电视台为他出了第一张专辑,成绩非常不理想。之后一段时间,翁立友回到了彰化,卖过大闸蟹,卖过保险。在人生的低潮中,翁立友曾以酒解忧愁,但却没有迷失方向。“有一次跟朋友喝到天亮才回家,打开门一看,发现妈妈躺在沙发上等我到天亮,原以为她会责备我,没想到她默默去厨房,端了碗蚬仔汤给我喝,那时候我更觉得丢脸,就告诉自己不能再放纵下去了。”

经历了三四年的人生低潮后,翁立友在一次录影的后台中,遇到了生命中的贵人——蔡小虎。“小虎哥拉了我一把。他介绍我到豪记唱片。”2004年,翁立友和龙千玉深情对唱多首好歌而开始得到豪记高层的重视。2005年推出了专辑《妈妈的背影》,专辑中的《坚持》、《送行》,分别搭上了台湾的热播剧《意难忘》、《台湾龙卷风》而红遍大街小巷,翁立友这个名字也日益为人们所熟悉。2009年翁立友首度报名台湾金曲奖,凭借专辑《行棋》,而登上了闽南语歌王的宝座。

如今的翁立友已经是闽南语歌坛中不折不扣的歌王,在出道14年之后,终于圆梦举办个人巡回演唱会,他将演唱会取名“坚持”,正是一份坚持,让他在闽南语歌坛中奠定了自己的地位。正如他在歌中所唱“不怕失败慢慢向前走,运命不是天注定,只要用心来打拼,一定唱出阮的名。”

对话歌王

翁立友在其2012演唱会上大跳小猪罗志祥的舞蹈,惊艳全场。

《台海》:您的歌坛之路并不平坦,您是如何看待人生的低潮与高峰的?

翁立友:我很感谢自己所经历的那段低潮的日子,这让我更加珍惜现在,因为成功来之不易。在受挫时,我告诉自己不能变坏,要清醒地过着每天,因为这就是人生。在成功时,更不能骄傲、自满。我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明星,人会老,就像花一样,我只希望在盛开时,能将自己最漂亮的一面呈现给大家。

《台海》:选择一种工作,就是选择一种生活,您喜欢现在的工作状态和生活状态吗?

翁立友:很矛盾。时而喜欢,时而不喜欢,但喜欢的成分比较高。我的工作,要求我不管天气再热,答应别人的邀约就要演出;不管天气多冷,拍MV时,导演让你跳水就要跳水。现在很难得的事,就是睡到自然醒。有时候我会想自己到底是为谁辛苦为谁忙,会不会有一天,人在天堂,钱在银行。但是当我的作品得到大家的认可,看到歌迷朋友们一个比一个爱护我时,就觉得辛苦有代价。唱歌让我找到了自己存在的价值,我相信自己选对了路。

《台海》:您会唱歌、写词、作曲,还是模仿高手,都说歌而优则演,未来有没有想过换跑道?

翁立友:一路走来,我都没有设定自己将来要做什么,但我都很认真地做好当下,一步一脚印,未来老天爷会给我们答案。现在很多电视台找我主持节目,也有八点档找我当男主角,但我都委婉地拒绝了,我不会演戏,特别不知道如何演哭戏。对我来说,唱歌还是最幸福的。因为音乐让我感动,一首好的歌,会一直停在脑海里。除了唱歌之外,我也尝试写词、作曲,我非常敬佩那些写词和作曲的老师,他们是现代的李白,让人们在短短的几分钟里了解一段故事。闽南语歌词不好写,就像写诗一样。因此我会多看书,喜欢听别人的故事,变得越容易感动。比如台湾卖菜阿姨陈树菊,她的事迹让我很感动,为此我写了一首叫《价值》的歌。未来我希望我能出一张都是自己创作的专辑。

《台海》:小时候您与妈妈的感情较好,与父亲较为疏离,现在您跟父亲的关系是否有所改善?

翁立友:我爸爸很年轻就当父亲了,不习惯有小孩,以前我跟父亲的关系很远很冷。但成名后,我经常做慈善义演,对那些不认识的人,自己都愿意献爱心,何况是自己的亲人?所以我会慢慢释怀。我唱过很多关于亲情的歌,劝大家要及时行孝,既然是原唱者,更要身体力行。我也会告诉我的弟弟妹妹,要认真地照看爸爸妈妈,因为他们不知不觉地变老了。现在我把父母当成小孩子一样在照顾、呵护。而我的爸爸跟以前也不一样了,他觉得我唱歌很辛苦,而且也越来越出名,自己不能像以前那样了,所以也改掉了之前一些不好的行为。所以我告诉自己要把歌唱好,因为唱歌,给我的人生带来了很多美好的东西。

《台海》:您的工作繁忙,想过给自己放一个假,外出旅游舒缓一下压力吗?

翁立友:旅游对我来说是一件奢侈的事,一出道我就很苦,因此很珍惜现在的黄金时光。如果外出,工作机会有可能就不见了,当财神爷来敲门,翁立友却不在家,那我会觉得对不起财神爷。艺人这个工作,有不安全感,除了努力,还要勤奋,否则很快就会被取代。到目前为止,我都没有好好犒赏过自己。对我来说,更多的是宅在家里,写歌、弹琴、上网都是舒压的方式。而且我很享受亲情,一有空当就会开车去看外公外婆,抱抱他们、陪他们讲讲话,都是很开心的事。

《台海》:您去过那么多个国家和地区,有什么地方让您印象深刻的吗?

翁立友:厦门这个城市的生活节奏我就很喜欢。这边的生活很方便,很惬意。我第一次来厦门是在2004年,从机场到热门的禾祥西路,感觉就像在台湾一样。这几年厦门发展很快,以前建筑物没有这么多,现在出现这么多的大楼、大桥,每次来都感觉不一样,厦门就像少女一样,女大十八变。

翁立友(中)上高中时曾担任乐队指挥,拿手的乐器有萨克斯风、钢琴等。

翁立友在其2012演唱会上大跳小猪罗志祥的舞蹈,惊艳全场。

元征科技

人事信息管理系统

汗蒸房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