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锈钢酒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不锈钢酒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聚焦中国能源装备企业全球化发展战略-【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2:47:26 阅读: 来源:不锈钢酒桶厂家

聚焦中国能源装备企业全球化发展战略

中国页岩气网讯:在全球化发展背景下,我国能源装备企业走出去面临着机遇和挑战。企业如何应对竞争对手人为设置的障碍,克服国内外认知差异和观念意识造成障碍的挑战?与会嘉宾以杰瑞集团为案例,对共同关注的问题进行了交流讨论。

国务院参事徐锭明:

国内能源企业还有很大差距

目前国内有些企业觉得自己了不起,动辄就得了第一名、第二名。实际上,这些企业与世界最高水平还相差很远。第一是思维方式和实践差距很大;第二是市场理念差距很大;第三是创新能力差距很大。

我对“十二五”期间的能源发展情况很担心。如今的现状是“行业垄断扩大、地区封锁增强、重复建设延伸、加码竞赛层层、忧患意识嘴讲、科学发展纸上、我行我素抗上、方式转变遥望”。世界500强前10名的中国企业都是国有企业,也都是能源企业。对此,我编了几句顺口溜:虚胖光长膘,肌肉不发达,创新无动力,长跑无耐力。四季变化多端,胖人难以适应,阴阳转换瞬间,观念创新关键。

科技决定能源的未来,科技创造未来的能源。科学是试验性的,是建立在可能性基础上,是需要不断被修正的。科学是永无止境的质疑与探寻,不要以为自己了不起,还要进步。

中国能源工业和世界能源科技还有相当大的差距,一定不要自满。要占领制高点,要有话语权,能源行业面临的赶考还没有结束。

杰瑞石油董事长兼总经理孙伟杰:

民营油企“走出去”加速创新

走国际化道路是中国民营石油企业做大、做强的必由之路,也是杰瑞这类创新型民营石油企业不得不做的选择。国内石油资源以及石油技术,甚至石油装备都集中在“三桶油”手中,民营石油企业仅在国内发展,容易受到限制。所以,石油类企业走到国外去,是不得已必须做出的选择。

杰瑞自1999年成立以来,目前已经成为世界最大的油田增产作业设备制造商,在压裂、连续石油管、液氮、仪表等领域中,产品数量领先全球。2003年我们到一家美国的石油装备企业,满院子都全是世界各地的压裂车,看到厂区里800吨级的压裂车,觉得自己和他们差距很大,那时候国内的民营装备企业力量很弱小。

经过十多年的积累,杰瑞在近几年超越了北美老牌油田设备制造企业,形成了自己的技术优势、质量优势和服务优势,并获得了北美高端客户的认同,是目前我国唯一能够为北美页岩气压裂作业提供整套压裂车组的油田设备制造企业。预计杰瑞今年设备总产量将超过1000台,产销量居世界第一。

我们不断加快推进国际化的进程,通过自主创新实现了技术升级,并且实现了核心部件的自主制造,目前生产出世界最大功率的压裂泵。今天,带着杰瑞标识的大型高端油气装备已经批量进入国际市场,杰瑞与国际油气装备制造老牌企业实现了同台竞争,成为壳牌等知名油气公司合作供应商和战略合作伙伴。

在国际化方面取得了一些可喜成绩的同时,杰瑞也遇到了中国企业走出去所遇到的普遍问题。我们不得不承认,欧美一些国家对中国企业的看法不好,较早走出去的企业要面对这种影响,背负这种压力。有些国家把“中国制造”烙上了“低价、劣质”的烙印,认为“中国产品不好,就应该低价”。其实我们做的产品并不比他们的差,但是他们却有这样的思维定势,并认为中国技术缺少创新,甚至存在剽窃现象。他们防着中国企业,即使我们的研发人员已经远超过了他们四倍。

我们在美国设立了工厂,美国竞争对手因为订单不足,总是在裁员,而我们总是在开拓其它市场。由于价格、服务等方面的优势,我们拿的订单超过了他们,他们心里不舒服,联合起来游说用户不要买低质的中国产品,他们还给SPE(国际石油工程师协会)施加压力,不让中国企业参展。由于他们和SPE多年的关系,我们真的接到了SPE拒绝我们参展的邮件,即使我们的外籍员工担保这个公司很好,也给美国纳税,解决就业,但是很难改变这个局面。

张国宝主任对杰瑞在国外发展取得的成就做出了高度评价,他说杰瑞从50多万元投资起家,10年时间达到现在一年销售额60多亿元的规模,可以用“惊人”二字来体现。现在的工业事实上下行压力很大,不少制造企业很困难,但像这样的企业仍然在以百分之几十的速度往上涨,体现了创新的优势。

中国石油集团咨询中心特聘专家、勘探开发研究院教授马家骥:

民企胜在“给用户创造最大价值”

目前石油行业垄断现状,实际上也受到了民营企业的“启发”。民营企业被中石油、中石化挤到国外后,经历了国外市场的技术和质量竞争,技术水平明显提升。

一个典型的案例是四川宏华,它的钻机创新水平是世界领先的,在页岩气解决方案方面也取得了很好的成就。我跟杰瑞接触,发现杰瑞是一个要给用户创造最大价值的企业,给用户提供了非常大的方便,创新要国际化。

创新要满足用户的最大需求,比如常规压裂车,某企业做了很多压裂车,用户使用后提出一些缺点,该企业却经常会解释出现问题的原因在于用户。关断阀关以后,很容易造成采机飞车,用户提出要把关断阀关到中间来,搞机械的一般不做这个,该企业也拒绝了,因为采机出厂,涡轮增压机跟本体是连着的。但是杰瑞却很好地解决了这一问题,川庆和大港成为杰瑞最好的用户。

国内的垄断保护造成很多工厂不能真正立足于市场。国际市场的需求促进了民营企业的发展。我个人认为,这种垄断只能保护“落后”,并迫使民营企业走向国外。现在中石油也认为宏华的钻机做得最好。

市场化必将推动一批先行的民营企业家,前提是企业要真正以用户需求作为自己创新的方向。现在很多装备国企也感受到了压力,提出“把方便留给用户,把麻烦留给自己”的口号。基于满足用户最大需求的理念,杰瑞在这方面已经做得很好,它们的市场增长一半在国外,但是国内市场并没有萎缩,而是在不断扩大。

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总工程师隋永滨:

国产化不仅是提高设计制造水平

第一,能源装备要靠国家方针政策指导。第二,要有国家相关部门的协调。光有目标、规划不行,还需要具体的推手。只要国家给我们机械制造业国产化的平台,没有钱、没有名、没有利,我们也愿意干。其实国产化不是简单地提高设计制造水平,还关系到国家能源安全。

(傅玥雯/整理)

人民日报社经济部副主任潘刚:

市场驱动民营企业不断创新

第一,我党一直提两个“坚定不移”,确实是正确的,国有经济和民营经济并不是排斥的,而是互有长处。但要真正落实两个“坚定不移”也是很难的,具体表现为一些政策的出台难,以及获取相关部门的支持难。第二,创新驱动战略非常正确。生产同样产品的企业,民营企业选择主动创新,最主要的原因是民营企业直接面对市场,但还存在很现实的问题,即两个市场和两种资源是有很大差异的。

国家能源局油气司天然气开发处处长韩保军:

企业要专业化

我认为目前能源装备企业要取得更好的发展,需要做好以下三点:

第一,要先向两端发展。到美国、加拿大等高端市场发展开拓,通过和世界上最好的设备企业相比,找到自己的差距和发展空间。同时也可以向伊朗等市场空白地区发展。

第二,加强企业与政府的互动。像我们处主管的中美油气论坛、中阿天然气技术交流平台,企业都可以参与利用起来。对政府而言,除了加强对外政策、法规等方面的交流外,提高装备制造水平也是很重要的方面。

第三,企业要练好内功,搞好专业化。我国很多企业都存在一个普遍的问题,即摊子铺得越来越大,什么都想搞,最后什么都搞得不太好。有一些企业在泵、压裂车等设备方面做到世界第一,这种向“高精尖”发展的专业化精神非常好。

商务部产业司机电出口处处长孙健:

“走出去”最大的挑战是标准

我国现在的工业体系和装备体系完备,工业配套能力在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我们不光要服务国内经济发展的需要,还要拥有全球视野,充分利用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企业“走出去”是大势所趋。

不过,我国的能源装备出口遭遇到一些问题。有些可能是企业自身问题,也有些是他国的问题。

一是文化问题。是否了解新兴市场的文化、政策,其产品、服务是否能符合当地的需求,这是我国企业在国外遇到的共性问题。

二是知识产权问题。刚开始中国企业走出去对知识产权保护的意识不强,这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第一,没有仔细分析现在所拥有的产品或者技术是否涉及到国外专利;第二,怎样运用好规则,切实保护好自己的自有知识产权?

面向未来并能够走出去的企业应未雨绸缪,把整个知识产权体系建立起来,并结合中国标准“走出去”,这就会在今后的竞争中占据制高点,而不仅仅是提供设备和装备。

中国装备制造业“走出去”,最大的问题和挑战是标准。例如,我国在电力设备、轨道交通领域已有相当强的实力,但是在出口过程中,运用的往往不是中国标准;此外,我们连最基本的工作都没有做——即将我们的标准翻译成外文,这也很难让别人认同我们的标准或者应用。

中国装备制造业下一步要运用中国的标准,并努力使中国标准成为国际标准。我国企业不能仅是简单卖产品、设备,更重要的在于突出我们的标准。”

另外,能源装备“走出去”仍存在本地化发展问题。中国企业原来在对外经贸合作、包括执行援外工程过程中,把大量的中国劳务带了出去,虽然为当地做了很多贡献,但实际上当地对中国还是有一定微辞,因为我们没有对当地就业或者实力提升带来实质性的推动。

一个真正成功的跨国企业,不仅要利用本国的资源,同时也要善于利用当地的资源。同时,企业的社会责任和社会文化融合也是今后需要考虑的。

最后是售后服务问题。事实上,不光是装备制造行业,中国其他领域的售后服务体系也是非常欠缺的,比如汽车行业。营销体系和售后服务体系是今后企业“走出去”时必须予以重点关注的。

值得注意的是国际化过程中产品的质量问题。现在多种产品出现恶性竞争的情况,这对企业自身和国家形象都造成了巨大影响,所以特别建议同行业企业能够多自律,多从行业发展角度考虑,解决这方面的问题。

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室主任周琪:

应理性看待中美能源关系

作为两个世界上最大的石油投资国、煤炭消费国、电力消费国、碳排放国,同时是两个最大的清洁能源和可再生能源技术方面的创新国,中美在能源合作方面具备很多条件。所以,中美两国在获得更稳定的、价格更可承受的、更可靠的、更清洁的能源供应方面存在很多共同利益。

然而,当前民间的一些负面因素左右了中美能源关系。一些美国人认为美国一直是全球石油市场主要推动力,能源规则的制定者,能源体制的建立者,能源技术的引领者。当中国在能源事务中,尤其在石油市场和石油管理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就意味着美国不再是唯一的主导力量。

美国对中美之间能源关系负面的看法还主要集中在以下几点:

第一,中国已经成为世界能源需求主要增长的推动者之一,未来如何应对对石油进口的依赖,都将对能源价格和能源安全产生影响。

第二,美国和西方在上世纪70年代初的石油危机之后,就把增加对全球能源的投资,统一全球市场,当做能源安全的基础,但美国指责中国在走重商主义的道路,中国通过双边国有企业对石油产地控制获得能源,而不是注重统一的市场,从市场上获取能源。

第三,美国认为中国对清洁能源设备提供了补贴,如太阳能和风能,使这些企业在国际市场上有更大的竞争能力,对美国不利,对美国不公平。

第四,美国国会当中有些党派、利益集团存在一种担忧,中国正在赢得发展清洁能源技术方面的竞争优势,并通过这些技术获得贸易优势和制造业优势,比如说中美之间由于在页岩气这一具有最好的发展前景能源领域的合作,可能会使中国获取美国的先进技术,再加上政府的补贴,使中国将来会处于更有利的竞争地位。

第五,美国对中国在一些国家的投资行为不满意,比如苏丹、伊朗,认为中国在些国家的贸易活动,破坏了美国和西方制裁的能力,特别是最近在伊朗。

第六,美国担心随着中国对能源和资源投资的增加,在一些地区的影响力会逐渐扩大,例如中石油在尼日利亚、安哥拉、加纳和几内亚的投资日益活跃,特别在波斯湾。美国同沙特阿拉伯几十年来都是同盟关系,都是美国在中东战略的基石,但是沙特越来越成为中国最大的能源出口国,沙特对中国的石油出口占中国石油进口的20%,中沙关系迅速发展。甚至在加拿大,中石油已经成为西加拿大石油和天然气的主要投资者,华盛顿越来越多人担心,削弱美国的能源供应安全。

第七,中美在气候变化方面存在着分歧。美国不接受《京都议定书》当中所讲到的“共同的带有区别的责任”这样一个中国提出的原则,而且和大多数发达国家一起,想要寻求制定一个新的国际条约,来使发展中国家同样受到国际责任的约束。

美国官方相对理性,美国能源部和国务院表示要推动中美能源合作。但中美在能源领域的相互不信任和在清洁能源、气候变化的政策上,美国国内还没有达成共识,这束缚了奥巴马政府在国际上同中国和其他国家打交道时的作为。

由于在国会没有取得多数支持,以及债务危机的出现,奥巴马不得不在第一任期对能源政策有所改变,但是推动节能减排的政策,对新建的火力发电机设置更严格的排放标准等措施还将继续执行。另外,还有一些不确定的因素需要关注,例如奥巴马在第二任期内是否完全会取消对天然气和石油生产部门的补贴,对可再生能源和电动汽车的补贴,是否执行对页岩气开发的新政策,以及是否增收碳排放税,会都对美国的发展带来深刻的影响。

国内与能源或者能源设备相关的企业,可以对以上问题密切观察,以便能在和美国贸易和投资方面获得商机。

郑州定制工服

绍兴工服订做

武汉西服制作

九江定做工作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