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锈钢酒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不锈钢酒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土地集体所有真的是农民的社会保障吗-【新闻】藏豆

发布时间:2021-04-20 13:54:39 阅读: 来源:不锈钢酒桶厂家

“土地集体所有”真的是农民的“社会保障”吗?

“三农问题”的严重性,解决它的紧迫性,强烈要求体制改革把过去从农民手中白白拿走的土地所有权归还给农民。对此,有不少仁人志士为之揆情度理摇旗呐喊,以促其早日成为现实,让农民走出困境,奔向幸福之途。然而,令笔者做梦也没有料到的是,著名研究“三农问题”专家、中国改革杂志社主编温铁军博士,以及曾经上书上届总理为农民呐喊的李昌平先生却竭智尽虑起来反对阻挠。李昌平在2002年冬天撰文《慎言农村土地私有化》,把“土地是8亿农民的社会保障” 作为他反对把土地所有权归还给农民的主要理由之一。他在那篇文章中说:“……温铁军先生的‘农地在中国的最基本的功能是社会保障功能’的观点经常受到批判,批判者说,当大量的农民失地、失业后,我们可以把农民纳入现代社会保障体系。我无法想象一个人均国民生产总值1000美元的中国,怎么能建立起8亿农民的现代社保体系…既然土地是农民的安身立命之本,是8亿农民的社会保障,怎么可以买卖呢?”对此,笔者不禁要问:土地不“可以买卖”即“严防死守”所谓的“集体所有”就真的是农民的“社会保障”吗?我们不妨让回顾提供历史事实来作回答吧! 新中国成立之初,农民由于拥有自己的土地,过上了舒心的日子。可是,好景不长,自己跟共产党“打土豪”分得的土地,先“初级社”,后“高级社”,再“人民公社”,一步步被一个名字非常动听的叫作“集体”的“东东”, 连一分钱也没有给就白白地拿走了。从此,本来是属于农民自己的土地便成为“集体所有”了。那么,这个叫作“土地集体所有”的“东东”究竟给农民带来了些什么呢?这些颇值得人们思考和言说的。 先看“人民公社”的“集体所有”。在这种“集体所有”制下,工农商学兵五位一体,棉粮油菜等农产品统购统销,完全控制了农民的衣食和户籍,制造了农民对干部的人身依附关系。在生产队、生产大队、人民公社三级干部控制下,农民没有任何自由,连种什么,什么时候种,种出来卖多少钱,自己留多少,往上交多少,都由生产队、生产大队、人民公社三级干部说了算,自已没有一点决策权。农民政治地位实际上犹如巴西电视连续剧《女奴》中的“伊佐拉”。 再看“家庭联产承包制”的“集体所有”。在法律上所规定的“农村集体”或“农民集体”实际上是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抽象的、没有法律人格意义的集合群体,因此不具有法律上的人格。”而掌握实际土地所有权的却是包括村民委员会在内的乡(镇)、县(区)的有关官员。他们控制所有“农民集体”的意志,“农民集体”中的每一个农民却失去了直接的参与权与决策权。虽然自己有权种什么或者不种什幺,但种出来的“成果”却必须先缴够国家的、留足集体的,剩下的才是自己的。地说征就征;说占就占;补偿给你多少就是多少,容不得讨价还价。农民政治地位实际上已成为建国初期上演的歌剧《白毛女》中的“杨伯劳”了。 由此不难看出,所谓的“土地集体所有”,实际上是地地道道的“官有”。那么,这种“官有”究竟给农民带来了什么呢? 在“人民公社”体制下,在“种田为革命”、“共产主义是天堂,人民公社是桥梁”、“抓革命,促生产”、“斗私批修”等口号响彻云霄的岁月里,三千万“人民公社社员”,居然被一个“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官员的“瞎指挥”击倒在地,躺在迎风招展的“三面红旗”之下,就再也没有站起来。而锋芒毕露的“剪刀差”,用30年左右时间,便从农村“集累”走只少8000亿人民币。 这还不算,在贯彻“八字方针”期间,“土地集体所有”为国家安排了上千万来自城市被精减下来的职工;而在“文革”期间,“土地集体所有”又接收了来自城市上千万的“老三届”。“土地集体所有”实际上成了执政者政策失误的“蒸发器”。曾几何时,还将城市里的“地富反坏右”送到农村去,这时,“土地集体所有”又成为改造“犯人”的“劳教所”。由此自然给农民尊严造成了严重的伤害。 在“家庭联产承包制”体制下,“土地集体所有”对农民稍微客气一些,让出点使用权。但在“所有”的“七寸”上却丝毫不松手。所以,在城市化的过程中所掀起的几次“圈地狂潮”,造成了4000万左右农民失地、失业、失保(社会保障),沦为“三失”农民的困难群体。与此同时,“圈地狂潮”硬从农民手里拿走了2万亿人民币。而这些钱足以建设起农民社会保障体系的框架。 上述事实不仅不能证明“土地集体所有”是农民的“社会保障”,相反,倒证明正是这个“土地集体所有”,在长达半个世纪里,给几代农民带来了无法言说的苦果和灾难,有时竟连饭都吃不上,哪里谈得上是什么“社会保障”呢? 两千多年前孟子云:“有恒产者有恒心。”没有土地这个“恒产”即农民对土地的所有权,让“集体所有”,其实就是生吞活剥农民的生存权和发展权,就是捆绑火烤农民的“自觉性”、“积极性”和“创造性”。如此这般,农民哪里能避免得了不幸和灾难呢? 而令人遗憾的是,正当人们呼吁让“土地集体所有”寿终正寝之际,温铁军和李昌平两位学者居然作起“媒人”,让“土地集体所有”与“社会保障” 两个本不相干的东西凑到一起“热恋”起来。这在客观上,不仅为那些反对土地产权制度改革的人找到了冠冕堂皇的借口和托词;也为那些反对把土地所有权还给农民的人,借此为积极赞同者准备好了“妄图动9亿农民的社会保障”的大帽子,并成为搪塞农民正当利益诉求的挡箭牌和替体制遮“羞和丑”的一床大花被。而这恐怕是温铁军和李昌平两位先生所始料不及的吧!

保温呼吸阀

阀门定位器公司

气动蝶阀

衬氟过滤器